首页>> 认识鹰城>>名胜古迹
 



正色立朝——东汉名臣韩棱



2017-01-18 08:15:28            来源:申慱日报







位于舞钢市庙街乡冷岗村的韩棱墓

颍川地图

汉章帝赐给韩棱的宝剑

位于舞钢市庙街乡九龙山社区的韩棱文化广场

韩氏族谱

    ●吴又洛 文/图

    2008年8月5日,由申慱政协、市委宣传部和市炎黄文化研究会联合评选的鹰城十大历史名人揭晓。东汉政治家韩棱与墨家学派创始人墨翟,刘姓始祖刘累,叶姓始祖沈诸梁(叶公),西汉大谋略家张良,东汉军事家冯异,唐代医学家、食疗学鼻祖孟诜(shēn),唐代文学家元结,宋代抗金名将牛皋(gāo)和清代文学家李绿园名列其中。

    与这么多妇孺皆知的历史名人在一起,韩棱的名字显得有些陌生,时隔近两千年,韩棱的事迹也渐渐模糊。然而,透过岁月的大幕,真正走近这个人物,细究其生平事迹,彪炳史册;纵观其历史影响,光耀千秋。一腔豪情冲霄汉,浩然正气满乾坤,韩棱名列其中名副其实,恰如其分。

    1.人杰地灵,颍川自古多豪杰

    从焦桐高速引线驶往舞钢市区的路上,迤逦的群山遥遥相望,绵绵不断,蜿蜒的溪流穿田越野,涓涓不息。沿线一路都是恬静的田园风光,忽然,一巨大的雕塑闯入眼帘,不禁让人停车驻足。雕塑高约5米,头戴冕旒(líu)冠,手持龙渊剑,在两排汉阙灯的映衬下,显得格外伟岸。而雕塑刻画的人物,正是东汉司空韩棱。

    韩棱,字伯师,东汉名臣,颍川舞阳(今河南省舞钢市庙街乡大韩庄)人,东汉时期著名的政治家。

    韩棱家乡庙街乡所在的颍川郡,历史上产生过很多大家族,这一点熟读三国的人应该并不陌生——诸葛亮高卧隆中时,志同道合者多是颍川人,刘备对此非常惊奇。《三国演义》第三十七回中记载,司马徽曰:“孔明与博陵崔州平、颍川石广元、汝南孟公威与徐元直四人为密友。此四人务于精纯,惟孔明独观其大略。尝抱膝长吟,而指四人曰:‘公等仕进可至刺史、郡守。’众问孔明之志若何,孔明但笑而不答。每常自比管仲、乐毅,其才不可量也。”玄德曰:“何颍川之多贤乎!”徽曰:“昔有殷馗善观天文,尝谓群星聚于颍分,其地必多贤士。”

    当然,吉星高照只是小说家借占星人之口的穿凿附会,然而,历史之中,此地着实出了很多世家大族,并有大量颍川人士在全国各地身居要职,引起世人关注。举世闻名的灌夫家族,李膺家族,荀彧家族都出现在颍川郡。

    据资料显示,颍川豪族在东汉担任郡国守相、公卿级官员的人数在豫州五郡国豪族总数中占有相当的比重:守相级官员占27.78%,九卿级官员占35.38%,三公级官员占21.62%。

    2.出身望族,不坠家风门楣

    在颍川众多的豪族之中,只有一个家族与其他家族相比,显得与众不同,这就是韩棱家族。这个家族是所有家族中唯一带有贵族血统的。韩氏家族是战国七雄之一的韩国贵族的后裔,先祖可直推汉初分封的弓高侯韩颓当。据《后汉书·韩棱传》记载:“韩棱字伯师,颍川舞阳人,弓高侯颓当之后也。”在爵位承袭六代以后,由于王莽篡权,西汉灭亡,韩氏家族不再享受爵位。《汉书·高惠高后文功臣表》载:“六世侯韩敞弓嗣,王莽败绝。”但是,凭借着家族声望和勤奋,在东汉一朝,韩氏家族很快又成了颍川郡的大族,也成为天下韩氏三大郡望之一。

    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后,儒家的孝悌、宗族思想日渐深入人心,反映到家庭上就是世代同居的家庭逐渐增多。颍川韩氏承袭了儒家的家族观念,不仅累世同居,甚至兄弟共财,这种风气一直延续到东汉末期。据赵翼《陔余丛考》卷三十九记载:“颍川韩元长,汉末名士,八十而终,兄弟同居至于没齿。”

    韩棱自幼深受家族良好文化和传统的滋养,并最终成为家族的代表性人物。

    据《后汉书·韩棱传》记载,韩棱父亲韩寻,汉光武帝刘秀时做过陇西太守。虽然四岁就丧父,但是秉承着家族的优良传统,韩棱孝敬母亲,抚养弟弟,“养母弟以孝友称”,年少时就以孝行闻名乡里。年长后,韩棱将父亲遗留下的家产分给族内兄弟,乡人对他十分钦佩。后来,他被推举做了颍川郡功曹。太守葛兴因病不能视事,韩棱代理政务两年,政通令止,治下有方,深受乡里赞誉。

    3.为官清廉,造福地方百姓

    汉章帝年间,韩棱担任下邳县县令,深受吏民爱戴。《东观记》记载:“棱除下邳令,视事末期,吏民爱慕。”正因如此,以至于在活着的时候,就有当地百姓在峄阳山前为他建庙奠献。庙宇经过精心选址,不仅环境极为优美,而且风水绝佳。据《淮安府志卷之十一·祠祀坛壝祠庙寺观陵墓》记载:“渊德公庙在治西六里,在武乡岠山社。庙在郡北岠山之阳,右挟武水,左跨沂流,大河横其前,黄石峙其后,诚胜概之地。”

    去世之后的两千年里,韩棱一直作为当地名宦而受百姓祭拜。今天我们仍然可以从咸丰《邳州志》中看到邳州人对韩棱的崇拜。咸丰《邳州志》记录了元朝梁彦中写的《渊德公庙碑》,碑文这样写道:“韩棱为下邳令,俗美而政异,邳人追思,立庙奉祀,迄今不废。”韩棱究竟做了什么具体的工作,今天的历史典籍中已经无可考证,但是在当地百姓的祭奠和缅怀中,可以找到一些线索。

    在中国一直有尊崇英雄的传统,他们的光辉事迹在传承中逐渐被附加、被升华、被神化,以至于很多人在去世后被奉若神明,关羽如此,韩棱也是如此。

    韩棱在世时,当地便流传“邑独不雹”的故事。大意是,当时淮南各地突降冰雹,砸坏了不少庄稼,唯独下邳没有受灾,当地百姓认为这是托了一代好官韩棱的福。还有一则传说,更是富有传奇色彩。当地学正焦景秋曾说:“公平不饮,一旦侍上而醉。帝问,公对曰:‘臣实今日降旦,邳人其或奠献,所以若此’。遣使验之,诚然。”(据《淮安府志》)意思是,韩棱平时不喝酒,因为生日时下邳人以酒拜奠,居然在千里之外的朝堂上醉酒。这些当然只是后人杜撰出来的故事,但是这些故事的背后,折射出了当地百姓对韩棱深厚的爱戴之情。

    由于为官清廉、受民爱戴,历代皇家对韩棱也多予褒奖,对他的祠堂敕封修缮。唐贞元九年(公元793年),韩棱庙“大构祠宇”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宋代时,韩棱被皇家封为“渊德公”,并下诏立碑记其事迹。在韩棱去世之后的两千年里,当地一旦出现水旱灾害,官员百姓都到庙里祭拜,祈求风调雨顺。“凡我吏民,值水旱灾厉,咸往祷而辄应”。

    4.品格忠直,深得朝廷倚重

    渊深有谋,御赐宝剑。在我国成语中,有一个成语叫做“韩棱之剑”,说的就是韩棱的故事。韩棱因为政绩卓著,被朝廷征辟,五次升迁到尚书令。东汉时政务均归尚书台,其主官尚书令直接对皇帝负责,总揽事权。《六典》曰:“尚书令,掌总领百官,仪形端揆,其属有六尚书:一曰吏部,二曰户部,三曰礼部,四曰兵部,五曰刑部,六曰工部。凡庶务皆会而决之”。简而言之,尚书令行使丞相之权,地位十分重要。此时的韩棱与当时的仆射郅寿、尚书陈宠,都因为有才干而被称道。汉章帝曾对他们三个人赐以宝剑,并亲自起了名字:“韩棱楚龙渊,郅寿蜀汉文,陈宠济南椎成。”当时人们都评论说,因为韩棱渊深而有谋略,所以赐给他龙渊宝剑。直到20世纪50年代,“汉赐龙渊剑”匾额仍悬挂在舞钢市大韩庄韩氏祠堂的门上。

    正色立朝,固持己见。韩氏祠堂悬挂的另一块匾额是“正色立朝”。韩棱做尚书令的时候,面对声势煊赫的朝中权贵,他节操凛然,令人钦佩。尤其能表现他正气品格的就是与外戚窦家的斗争。汉章帝去世后,汉和帝幼年即位,其养母窦太后临朝。窦太后的兄长窦宪在内掌握朝柄,对外宣布诏命,他的三个弟弟都身居要职,此时的窦家可谓权势熏天,仗着家族势力,做事便开始无法无天起来。自古以来,外戚权臣自绝之路,往往如此。章和二年(公元88年),窦太后的哥哥窦宪因为担心被分权,派人刺杀了齐殇王刘石的儿子都乡侯刘畅,反而栽赃刘畅的弟弟利侯刘刚,并派遣御史官会同青州刺史把刘刚逮捕审问。刘畅和刘刚都是汉光武帝兄长刘縯的曾孙,此案一出,举朝哗然。虽然满朝大臣都知道凶手是窦家人,但是因为畏惧,个个噤若寒蝉。在这样的情况下,韩棱率先站出来,坚决认为,杀人凶手就在都城,不能舍近求远。窦太后听后大怒,严词责问韩棱,韩棱始终不卑不亢,据理力争,“固执其议”。后来查获刺客,案情大白,果然和韩棱说的一模一样。我们现在常用的“固执”一词,就是出自于这里。

    外戚当道,祸国殃民。在这里,就不得不谈一下韩棱斗争的对象窦宪,他也是一名举世闻名的将领。在中国古代,有一个成语经常被胸怀大志之人引用,叫做“燕然勒功”,意思是登上燕然山,刻石记功,以此代指建立功勋。连一代名相范仲淹也在抗击西夏时写道“燕然未勒归无计”,可以想见,这是多么大的功劳。这事就是窦宪干的。

    刘畅被杀案真相大白之后,窦太后大怒,把窦宪禁闭内宫之中。窦宪自知恐难保全,于是请求出击匈奴,以赎死罪。这次出征,窦宪大胜,几乎灭掉北匈奴。据《后汉书》记载:“与北单于战于稽落山,大破之。宪遂登燕然山,去塞三千余里,刻石以纪汉功,纪威德也。”意思是窦宪追击北匈奴,打到边塞三千里以外,登上燕然山,把记功文字刻在石上。毫不夸张地讲,这样的功劳,在中国历史上实在是不输于卫青、霍去病。如果不是藐视皇权、欺凌百姓、肆意践踏国家法度及一再地胡作非为,窦宪应该可以称为一代功勋。

    其实窦宪骄纵不法,目无尊上的行为并非刺杀诸侯这一件事情,而是嚣张跋扈为时已久,甚至还带有一些家族遗留。窦家是东汉大家族,窦宪的曾祖父是云台三十二将之一,封为安丰侯。祖父窦穆,娶光武帝和阴丽华太后所生的内黄公主为妻。窦穆分封在安丰,想让姻戚们都占据原来的六安国,就假托阴太后诏令,令六安侯刘盱休妻,而以女儿嫁刘盱。事情败露之后,汉明帝将窦穆免官。几年后,又将其连同窦宪的父亲窦勋、叔叔窦宣一起下狱,赐死于狱中。然而,祖父、父辈的惨痛教训并没有让窦宪有所收敛,他甚至变本加厉,倚仗其妹窦皇后(后来为窦太后)的势力,横行朝野。汉章帝在世的时候,窦宪就因为变相抢掠沁水公主田园而遭到皇帝苛责。沁水公主是汉明帝刘庄的第五个女儿,深受明帝宠爱。大婚之时,汉明帝派百官监管,动用千名劳工,用一个月时间建成沁园作为公主的陪嫁。沁园北依太行,南邻沁河,富饶、幽静、明朗、祥和。“矮屋曲篱间,绿竹黄花绮”“地在无尘境,人来不住天”“筠篁突淇澳,风景胜江南”。后来有一个词牌叫《沁园春》,即来源于此,可见其景色之美,名不虚传。也正因为如此,才遭到窦宪觊觎,低价强买这个园林。后来汉章帝得知此事,怒斥窦宪,窦皇后也身穿常服请罪,才最终得以开脱。然而,窦家多是冥顽自负、怙恶不悛之人。章帝去世,幼帝登基,窦家人便又不可一世。

    不畏权贵,为国除害。正因为征讨匈奴有功,窦宪最终被免于处罚,这更加助长了他嚣张的气焰。于是便以耿夔、任尚为爪牙,以邓叠、郭璜为心腹,以班固、傅毅为幕僚,把揽朝政,占据要津。一时刺史、守令等官员多出其门。著名大臣尚书仆射郅寿、乐恢因为违忤窦宪之意,相继被逼自杀。而他们手下的爪牙、仆从更是狐假虎威,肆意侵凌平民,强夺财货,抢掠妇女,京城一片混乱。主管官吏忍气吞声,不敢举奏。

    司徒袁安见天子年幼,外戚专权,深为忧虑,言及国家大事,往往呜咽流泪。韩棱也对时局忧心忡忡。然而,即便如此,韩棱依然保持着不卑不亢、不畏权贵、不趋炎附势的品格。永元三年(公元91年)冬,汉和帝巡行长安,下诏让窦宪前来会合。窦宪将要到的时候,尚书以下的官员都商议着是否拜窦宪呼“万岁”。只有韩棱正颜厉色地说:“夫上交不谄,下交不黩,礼无人臣称万岁之制。”认为为官要对上不献媚,对下不欺压,哪有向大臣称万岁的道理。众官员听了都羞愧难当,不敢再提。

    有道是多行不义必自毙。永元四年(92年)窦宪的党羽邓叠、邓磊、郭举、郭璜互相勾结,欲谋叛逆。汉和帝与宦官郑众密谋,趁窦宪还朝的时候,勒令其自杀。韩棱奉命查办其案,追查同伙,日夜操劳,一连几个月都没有休假,汉和帝念他忧国忘家,赐布三百匹。

    晚年的韩棱出任南阳太守,朝廷特许其回乡祭祖,家乡人都以拥有韩棱这位名臣为骄傲。南阳是东汉的龙兴之地,也是朝中许多贵族的故乡,向来因为“难治”而出名,但是韩棱在任南阳太守期间,执纪严明,施法公正,严厉揭露和打击奸盗,使得郡中的权贵十分害怕,社会风气获得极大好转。

    5.家风纯正,世代传颂

    颍川郡历来“法兴儒弱”,所以豪族之中多有不法,而颍川韩氏一直秉承着“刚直不阿、本色立朝”的家训,历朝历代多忠臣直臣,清官廉吏。韩棱的儿子韩辅,在安帝时做赵国国相。韩棱的孙子韩演,在顺帝时为丹阳太守,政有能名;在桓帝时为司徒,后征拜司隶校尉,成为监督京师和京城周边地区的秘密监察官。

    韩棱的后代迁居安定武安。后世子孙中,韩耆在后魏官至龙骧将军、常山太守,封武安侯,谥号成,徙居九门;韩茂官至征南大将军、太子少师,封安定公,赠泾州刺史、安定王,谥号桓。韩均袭爵安定公,官至定州刺史,谥号康;韩皎官至雅州都督;韩仁泰唐时官至曹州司马;韩叡素官至桂州都督府长史;韩仲卿官居秘书郎,赠尚书右仆射;韩会官至起居舍人,后被贬为韶州刺史。

    颍川韩氏在唐代尤为出名,唐代时有四位韩姓宰相,其中两位韩瑗、韩弘即出自颍川韩氏。据《旧唐书》列传第三十记载:“瑗少有节操,博学有吏才。”《新唐书·宰相世系》记载:“瑗字伯玉,相高宗。”韩瑗袭父封为颍川公,敢于直谏,唐高宗时任宰相。韩弘为唐宪宗相。《旧唐书·韩弘传》:“韩弘,颍川人。父子兄弟,皆秉节钺,人臣之宠,冠绝一时。”

    可以看出,此后的几百年里,韩氏后代屡出精英,尤其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韩愈更是妇孺皆知。韩愈作为一介文臣,冒着被杀的危险,毅然上《论佛骨表》,极力劝阻唐宪宗派使者去凤翔迎佛骨,要求将佛骨烧毁,不能让天下人被佛骨误导。这样敢于直谏的精神实在是让人肃然起敬。

    6.青史留名,传颂千古

    永元九年(97年)冬十二月,韩棱代替张奋为司空。永元十年(98年)七月,韩棱因病去世,葬家乡老金山下。两千年来,每逢清明,都有韩氏族人从五湖四海前来祭拜。历朝历代在此地做官及此地外出为官之人都以韩棱为楷模,来这里祭祀瞻仰。

    不久前,突然很想去拜谒韩棱墓。驱车走在庙街乡蜿蜒的小路上,没人导向,找了足足两个小时才到墓地。沿途的村民大多并不识得韩棱,只有上了年纪的老人,还能指出“大冢”的方位。几经周折,终于在冷岗村西北的田野里,找到了韩棱的坟墓。汉代王侯的墓葬,封土一般都很大。看老版《三国演义》时,清楚地记得袁绍的墓如同一个小山。但是见到韩棱墓的时候,还是被深深震撼到了,墓高约8米,占地50多亩,远远望去,上面灌木丛生,芳草萋萋,如同小丘陵。虽久经岁月剥蚀,历经世事沧桑,却不失恢宏气势。墓前矗立着“东汉司空韩棱之墓”的巨大石碑。

    在感到震撼的同时,内心也不由十分沉重。乡民的忘却,大有“乡人相守不相知,笑问客为何处人”的悲凉;周围机器的轰鸣、尘土的飞扬,让我想到《战国策》中古人对于柳下惠坟墓的保护,想到“有敢去柳下季垄五十步而樵采者,死不赦”的记载。对先贤的敬重、对先贤精神的发扬,相对于古人,我们显然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临走之时,正值太阳西沉,衰草寒鸦映衬下的落日,仿佛象征着一个时代的落幕。极目远望,荠麦青青,广袤的中原大地曾经上演了无数慷慨激昂的故事,而薪火相传的民族血脉仍旧在这片土地上延续。“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还将会有多少故事在这里赓续、上演?

    值得欣慰的是,传统文化的价值正逐渐被得到重视,人类精神也最终要从其本源中汲取力量。为保存历史古迹,历届舞钢市委、市政府对墓地多加保护、修葺;为纪念乡贤名宦,庙街乡政府斥资修建了韩棱文化广场;为发掘韩棱文化,舞钢市多次组织国内外知名学者召开文化学术研讨会,交流探讨;为发扬韩棱精神,舞钢市纪委将韩棱墓及韩棱文化广场定为全市廉政文化教育基地。

    如今的韩棱墓已经入选河南省第七批文物保护单位。

 


责任编辑:王晓鹤

 

 
 相关新闻
 
 
 
 
 
申慱娱乐官方网站网址版权与免责声明:
1、申慱娱乐官方网站网址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申慱娱乐官方网站网址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申慱娱乐官方网站网址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申慱娱乐官方网站网址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申慱娱乐官方网站网址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申慱娱乐官方网站网址”。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申慱娱乐官方网站网址)”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热点视频




·河南省业余足球冠军联赛 平顶...
·人在深圳 心系鲁山 深圳鲁山 ...
·汽车上的乡政府
 专题报道
·打通断头路 畅通微循环 全面提升城市建管水平
·申慱日报2016年终特别报道
·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温暖中国
·打赢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战
·贯彻落实市九次党代会精神 加快转型发展 决胜全面小康
 
 精选图片


格林豪泰背包袱


鸡年央视春晚首次彩排


哈登化身励志男


伙卖掉房子把家安在车里
主办:申慱日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申慱建设路西段268号 || 电子信箱:
申慱娱乐官方网站网址联系电话:0375-4973575 
  邮编:467002   传真:0375-4973608 豫ICP备09014970号 豫平公网安4104000202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