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认识鹰城>>名胜古迹
 



郏县“笔王”郭富生:弦断何人听?



2016-08-17 10:32:24            来源:申慱日报







    用竹板压齐进行刀切,完成齐顺的工序

    一个毛笔梳下来就是100多次,有时重复的梳刷会将大拇指梳得鲜血外渗

    郭富生在对成型的笔头进行深加工

    ●李俊晓/文 马宏杰/图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毛笔历来是书家必精挑细选之工具。随着在书法道路上的探索,我对毛笔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但我心里一直有个梦想:尽管湖笔之名已响遍天下,但咱河南也应该能做出好毛笔!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再谈什么一部河南史半部中国史,岂不是笑谈。

    正是带着这种希冀,我更多关注咱河南做毛笔的人。几年前,我听说郏县有个叫郭富生的老人,经历坎坷,曾在国民党部队当兵,他做的毛笔被“近代草圣”于右任使用并赞赏,郭富生也被人称为“民间笔王”。遗憾的是,当我一路走一路问赶到郏县王集乡步店村时,竟得知老人已驾鹤西去。

    1“笔王”再无传承人

    从郏县县城向南走,几公里处左拐,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走上一二十公里,就到了郏县王集乡步店自然村。问起郭富生,人们并不陌生:就是做笔的那个老头儿吧?

    一路走,一路问。当我进入步店村时,街上少有行人,市场大潮已将农村的青壮年裹入城市,留下的多是老人和孩子。我问一位大娘:“您认识郭富生吗?”老太太遗憾地说:“他已经不在了。”一句话,我满腔的热情顿时化为彻骨凉。老太太告诉我,郭富生活了80多岁,在农村还算比较长寿的。

    当我转身上车时,老老少少的几个人正围着车看,在这个偏僻的小村庄里,一个外地车牌就能让他们兴奋半天。得知来意,一位老人告诉我,他是郭富生的堂弟,老人去世后家族已无人接手这份手艺。如今,老人生前的制笔工具还在不在都不好说,但经常会有人来买毛笔。说着顺手往后指着一座破落的院落说:“绕过去就是俺富生哥家,他儿媳妇现在开个超市,找到超市就到了。”

    超市不小,货物齐全,女主人手脚利索地在整理柜台。她说,公爹生前把做笔当成一生的追求,可那活儿太苦,也不太好卖,所以丈夫就没有继承公爹的衣钵。他们在家的对面开了这个超市,一家人就靠着这个生活,日子还过得去。

    带着对郭富生老人的敬慕和遗憾,我表示想买几支老人生前留下的毛笔。女主人很高兴,让邻居帮忙看着超市,带我跨过小路去了家里。

    看样子郭家在当地算不错的人家,新建的房子,郭富生老人的儿子和几个朋友正在门口打麻将。女主人进入屋内,拉出一个大大的皮箱,里面有数百支各式各样的毛笔。看着老人留下的这些东西,我突然有种想掉泪的感觉,或是对文化的敬慕,或是对艺术断裂的心疼。这些毛笔由于长时间没有打理,笔头已有些松动,但我还是买了几支。看我挺实诚。女主人也很大方:来一次不容易,再送你一支!

    离开步店,离开郏县,心里隐隐作痛。

    2浮生如梦似烟云

    这套手艺,到郭富生是第四代,可今后再无传人了。返程的路上,对郭富生老人道听途说来的零零碎碎的了解,开始在脑海里逐渐清晰和完整起来:

    郭富生老人的曾祖父早年在湖北荆州开设了一家名叫“天禄”的书店。当时书店不仅印刷、出版图书,而且做毛笔,在江南两岸颇有名气,经营的文房四宝主要供应朝廷和举子们所用。到了民国时期,“天禄”所做的毛笔更成为达官贵人们的首选。

    14岁时,郭富生在一家慈幼院里跟着叔父学习毛笔制作,19岁被迫到国民党部队当兵。当时国民党驻宝丰的12军后勤处有一个叫“复兴合作社”的工厂,专门为部队制作毛笔,所产的毛笔全部供应军区书记处。凭着一把好手艺,郭富生从工匠一步步做到了制笔经理,负责制笔工艺。

    让郭富生这辈子最感到自豪的,就是他与于右任的相遇。1945年春天,当时的国民党要员,同时也是民国书法界代表人物的于右任来到“复兴合作社”视察,试用后,对郭富生做的笔大加赞赏,并与他合影留念。

    淮海战役后,郭富生跑了7天7夜才回到家里。上世纪50年代,他曾在县里办的合作社制作毛笔,后来不到一年厂子垮了。“文革”开始后,郭富生的做笔手艺一停就是十几年。在这期间,他先后做过会计、工人,还到黑龙江兰溪市当过炕烟的技术员。

    1983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起,视笔如命的郭富生才得以回到家里继续做笔。

    3问君弦断何人听

    老人做笔一直严格按照祖辈传下来的手艺。这种纯手工的毛笔,小的一天大概可以做10支,大的一支则需要花费几天的时间。材料主要采用湖北、湖南、上海等地的山兔毛、马蹄毛、牛耳毛、海豹毛、山鸡毛、孔雀毛等。

    老人生前说,他最喜好的羊毛来自崇明岛。因水草好,那里产的羊毛长的有七寸,十分难得。用这种羊毛掺上其他贵重的原料毛,精制而成的毛笔非常润滑,十分高贵上档次。

    据熟识郭富生的人介绍,老人一直坚持认为毛笔是秦时的蒙恬创造的,而与战国时代相比,秦朝的毛笔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进——将笔杆的一头挖空,然后将笔毛放在挖空的笔腔中,再用胶粘牢。

    一般说来,传统制笔工艺大致要经过浸、拨、并、配等70多道工序才能完成。而郭富生做的毛笔有100多道工序,他要求自己做笔时遵循“掠笔如号脉,择笔如看病”,所做毛笔非常考究。

    郭富生曾说过:“麻为骨头毛为肉,前锋齐、二锋虚、身法要整齐,梳毛、分头、绑、坠一样不能少。”秉持这样的理念,每次老人都要将买回的毛用石灰水泡上,每天搓毛换水,用梳子理顺、拉齐,然后混六七遍,对六七遍,并将麻酌量掺好梳好,刀六七遍,梳七八遍,再对六七遍,用脚踩手搓,再混三四遍,对三四遍,混匀后挽成笔,然后根据毛性软硬披匀,才可进行下一道工序。

    掺毛是将各种毛料进行配比,一支毛笔的软硬、档次也是由毛的配比来决定的。一支好毛笔有尖齐圆健之说。尖,即笔锋一沾水是尖的;齐,沾水后不披不散;圆,笔头饱满浑圆;健,笔头富有弹性。郭富生制作的“大小由之”,书画通用,堪称上好的书写用笔。

    郭富生曾先后收过6个徒弟,但都未学成。老人试着教自己的几个孙子学做毛笔,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最后都放弃了。而儿子们由于年龄的关系,早就放弃了这门手艺。

    作为一个孤独的行者,尽管很苦,但是郭富生乐在其中。他曾说:“没有君子不养艺人。”正是有了那些用笔者的支持,他才坚定地一步步走下去。

    如今,这坚持成了永远的背影!


责任编辑:李慕冰

 

 
 相关新闻
 
 
 
 
 
申慱娱乐官方网站网址版权与免责声明:
1、申慱娱乐官方网站网址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申慱娱乐官方网站网址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申慱娱乐官方网站网址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申慱娱乐官方网站网址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申慱娱乐官方网站网址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申慱娱乐官方网站网址”。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申慱娱乐官方网站网址)”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热点视频




·河南省业余足球冠军联赛 平顶...
·人在深圳 心系鲁山 深圳鲁山 ...
·汽车上的乡政府
 专题报道
·美丽乡村
·喜迎党代会
·迎华合论坛 促各项工作
·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七一重要讲话精神
·学党章党规、学系列讲话,做合格党员
·治理大气污染 守护鹰城蓝天
 
 精选图片


钢煤去产能不力将被问责


岳云鹏演绎葛优瘫


国乒男、女队双双进决赛 


西安“秋老虎”发威
主办:申慱日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申慱建设路西段268号 || 电子信箱:
申慱娱乐官方网站网址联系电话:0375-4973575 
  邮编:467002   传真:0375-4973608 豫ICP备09014970号 豫平公网安41040002020010